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变压器厂 >  正文
河北保定第二变压器厂职工的血泪控诉
发布日期:2021-05-15 04:55   来源:未知   阅读:

  自“保定市第二变压器厂职工的血泪控诉”在网上发布后,我厂职工不少人下载相互传阅,都说我厂原代理厂长刘欣及少数留守人员,变相侵吞国有资产及集体资产,上千万的事,该有一个说法了。自2001年工人被迫停产下岗时,,厂内的债权债务是持平的,可现如今我厂数千万资产的国家明星企业(94年评估4300多万)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厂房、一座4层小楼,一个大门了,所有能变钱的都卖没了。数千万资产装进了刘欣及少数留守人员的腰包,工人们是敢怒不敢言。

  由于这次大府河市场拆迁,涉及到我厂,厂里的重大经济犯罪也该大白于天下了,可是到如今我厂广大干部职工感到困惑的是,我厂这么严重的违法乱纪的问题,反映到了公安部门,却回答说:你们代理厂长是由上级主管部门任命的,不是工人选举的,我们管不了,要上检察院。到了检察院,检察院说:你们是集体企业,我们管国营。到纪检委反映厂留守人员私设小金库及变相侵吞国有及集体资产的问题,他们回答说:集体企业不归他们管。难道以为我们二变压器厂是集体性质(但国有资产占63%)就成了法律的盲区,我厂重大经济犯罪问题真的就没人管了吗?

  在此我们广大干部职工强烈要求各级政府、司法机关深查严办,彻底查清保定市第二变压器厂重大经济犯罪问题,也让我们集体企业的职工乘上这反腐直通车,不要让我厂的重大问题,因为“集体”二字成为“三不管”更不能随着大府河市场的拆迁而一拆了之,请不要伤了我们这些工人的心呀!

  再次呼吁各界有识之士,为了推进我国的法制健全和完善,请关注我们二变压器厂重大经济犯罪问题的进展处理情况。我的电话是.

  我们是河北省保定市第二变压器厂的职工。由于政府这次府河拆迁改造工程,我们被厂里招集落实职工安置问题。回到厂里的时候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昔日的厂貌已经不见,只剩下两个空空如也的车间了!才知道了价值数千万资产的二变压器厂、国家二级明星企业,如今已被原代理厂长刘欣等留守人员变卖一空了!看着四壁空空的厂房,我们这些为厂工作了几十年的工人潸然泪下,我们的心在淌血呀!

  河北保定第二变压器厂是国家二级明星企业,1994年光是拥有设备就达4500万元。自原代理厂长刘欣02年上任后,为达到其为让工人下岗的不可告人目的,竟放狗追咬工人,致使工人不敢进厂。原厂党委书记张月河,因不合刘的口味,天天辱骂,大打出手,可怜我们老实巴交的厂党委书记,不得不申请调离,而且对上级都不敢实说在二变压器厂所受到的屈辱。自此刘与家人便搬进厂里,整个二变压器厂变成了他个人的天下。价值上百万的成品变压器及半成品都被刘拉走而不知去向;库房里上百万的铜线,刘等人用搬家公司的汽车强行拉走。管库员张福玉,连过问的权利都没有,更别说打条了。抵账来的桑塔纳轿车私自过户到自己的名下(这已构成犯罪),数十辆抵账来的摩托车及上百台电磁炉也不知去向。我厂对外出租的厂房、办公大楼及二十余间门面的租金,都由刘等人支配挥霍一空。厂里的几部轿车也不知去向。对以上问题工人到上级部门反映后,随之反映问题的工人,有的在大街上或在回家的途中遭到流氓的殴打,造成重伤或致残,打完之后人跑了,明知道是谁干的,却苦于没有证据,警方也没有办法。刘欣其人流氓成性。一个开洗头房的小混混、小流氓,涉黑打人那是家常便饭。曾在保卫科期间,无辜殴打我厂一女工,随后叫来社会上的小流氓,将其男人打成重伤,致残,后经南关派出所解决,也不知他们用什么方法就将此事解决。刘曾扬言:保定市各部门没有我摆不平的。看到飞扬跋扈的他,工人们更是敢怒不敢言!

  我厂建在保定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合资企业——保益公司,占地十余亩,价值三千多万的资产,刘欣以欠账为由,经法院判决拍卖,仅拍卖了1020万元。除去还账,还剩余几百万,其中刘以给厂下岗工人发放生活费为由,提走100万元,但职工一分未见;价值近两千万的德国进口设备,刘欣以130万元低价买走,但钱款至今未见。原我厂与日方合资生产电子元件的设备,刘以出租出售的方式,全部拉走,光租给(大志公司)的这些设备就2万美金,可厂里见过这些钱吗?刘卖完了变压器厂保益公司、保志公司的设备就开始变卖变压器厂了,我厂在既停工又停产的情况下,刘与他人私下交易、暗箱操作,将我厂的办公大楼、保志车间(现为东关大浴池)、锅炉房、浴池、机加工车间、配电室以他方欠债的方式,经法院缺席判决,低价卖出(近五千平米、数十间门面的办公大楼仅拍卖了210万元),我们价值数千万的设备也以同样的方式被拍卖,各车间的工具箱及办公用品就连各车间的暖气、地下电缆以及能卖出钱来的东西全部卖光!刘与留守人员自05年之后的所有钱款收入从未入过财务科的账,,而是私设了一本不敢见人的黑账,。这样的违法乱纪,天理难容!

  这些人太贪、太黑了,就连政府每年给厂里的下岗失业职工的年节费都被这些留守人员私吞、私分了,工人私下里都叫他们“”。以上问题我们工人也多次到上级主管部门反映过,可原区经贸局主任张海滨认为刘能镇得住变压器厂的工人,就置之不理,百般推诿,才落得二变压器厂如今的惨状。头一天反映的问题,第二天就接到了恐吓电话,张海滨身为国家干部与刘之间的权钱交易不是浅显易见的吗?毕竟工人们都有一家老小,所以怕打击报复,不敢给上级反映问题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次政府拆迁改造工程涉及了9个企业,政府以每个工龄年750.00元的补偿实在太低,我们工人无法接受,试想失业后我们怎么过?农民还有几分地呢!在此希望政府能本着三个代表的精神,科学发展观的态度,构建和谐社会为目的,真正的关心一下我们这些失业人员、,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补偿,我们这些工人太可怜了!看着国有资产白白的流失,我们出于对工厂的情感,我们心痛、惋惜的同时,我们也很无奈呀!

  在此敬请各界人士关注我二变压器厂的祸国殃民的严重问题,决不让这些人逍遥法外!